左贵妃

抱着明明是个理科生干嘛突发奇想写文啊 _(:з」∠)_大晚上都觉得自己有毒啊 _(:з」∠)_算了毒就毒吧......的心情
在看的有【es】【dl】【aph】歌王,另外还是个mamo迷妹的乙女向的我,求伙伴诶~♛

【会长中心向/es剧情】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⑤

#回归的!!!剧情潜水党~英智自白!#

#OOC也是病,需要特效药#

#挑战心里描写,英智自白!自白!自白!接④#

正文在此!(´ε` )♡

涉手里的棋子随着向下的手被放到桌子上,袖子带出漂浮的空气淌到一边,和四周交接出一条无形的线。

其实,学校的人,大概和这空气相同吧。英智如是想着,向上伸出手。每个人受到追捧,无一不想向上奔腾。然而顶端的人多了,下面的人也不会再去争夺上面哪个一票难求的位置。

久而久之,即使有能力的人也不敢向最高点冲刺,只是停留在中等的位置,一个人抱着音乐和使所有人都开心的虚伪慈善在这个学校生活着。像是什么呢?傀儡,自己把自己定位成了傀儡。整所学校如此平静,虚伪的平静。于是,必须存在一些闪光点的破灭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真正的价值。这一盘游戏里,谁是恶人?谁是好人?这是个问题。

不过,即使这样。英智大力把手握紧,又松开。什么都没有,果然,除了自己紧握而变红的手外,什么都没有。也像这件事的结局一样,学校恢复平静,自己伤痕累累。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

“学校也是过于平静了,虽然也有不少我的成分,但是,你这颗石子会给梦之咲带来哪样的波澜呢?”

对转校生说过这样的话的我,在想什么呢?不过我觉得我已经理解的八九不离十了。英智看看涉,这个奇怪的人。作为涉的粉丝,这个评价果然不算贬低。涉整个人都是神秘体。假如说英智自己的脑回路是个迷的话,那么涉的想法便不算是物质。因为来源太多了,如果用物质做载体,真的会爆炸的。

上一局游戏中的“弃暗从明”,这一局游戏中又甘愿做我的左手。开始一场注定被定义成失败的游戏前,还主动找敌人对剧本。该说什么呢?因为知道自己的能力足够,也希望改变这一切,才默许转戈的吗?或者,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不过,想的太多也没有意义。毕竟,我现在的位置也是限制者。学院不知从何时又开始安静了下来,直到转校生杏出现了。trickstar吧......这个名字?做了这个组合的制作人,让我看到了当年如同我一般的闪光点。

不同于当时的最高者闪光点,这些光是柔和的,是更有感染力的光。如果换个比较,火可能比光点更适合形容吧。star吗,就是星火啊。四个看上去乳臭未干漏洞百出的孩子,也许就是下一次让我让位的人吧。

“完美的演出,涉。”英智换成另一只手拍了拍涉的肩膀。桃李在旁边疑惑地看着英智,不过并没有发声。

“这都是一个史官该做的事情♪”,日日树涉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蓝色的眼睛透过靛蓝的头发,“不过,我还是当皇帝大人旁边的小丑好了。毕竟,假面管理很麻烦啊.......amazing~♪”

“果然,即使这次要被定下城下之盟的是我,也会有一波人要绽放出来了。”英智笑着回应刚刚涉的自嘲,又看向坐在旁边,一直隐忍自己的桃李。不过,作为雏鹰,一定先要让你学会飞翔才是,英智心里暗做决定。如果时间紧张,也许被推下悬崖也是可能的啊。

空壳的英智就在fine练习室里呆了一个上午,不过,谁敢保证,现在这个空壳状态其实更让人觉得有价值呢?(tbc)

from作者的瞎白话,实在是感觉es现在就是一暗一明的啊,果然没人是纯白活着纯黑,(つд⊂)。 @东山凛 日常艾特战友,以及希望小伙伴们给我留言哈哈哈,有时候时间线也会出问题,所以也需要核查 ლ(╹◡╹ლ)

(涉英/短篇)情人节记事

#214情人节小短篇#

#敬英涉英不知道要写哪个投硬币的我#

#OOC,毕业私设#

开学生物钟好难调orz.....好的,以下正文
(ノ◕ヮ◕)ノ*:・゚✧

照节气讲,已经到了春天。可窗外的寒风仍然不听话地钻进大衣里。看看手表,快八点了。街边上是清一色的情侣,依偎着,暧昧着......

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英智终于等到了接自己的司机。“找一条好走的路 。去梦之咲。”几句简短的交谈,英智闭上了眼睛。

第一次看到涉也是这样。

那应该是一个黄昏,不然回忆中的那天怎么闪闪发光呢?同样是坐在车里,当时百无聊赖地翻着手中的备忘录。下一次的DDD时间,敬人特意写的吃药时间标注,还有.......

还有这时不小心瞥了一眼的天台。还有站在上面的这辈子最爱的人。

真是......绝色啊......

落日的余晖轻轻洒在建筑上,天台上的人就站在自然的馈赠中。双臂张开,沐浴在温暖中。高马尾显得整个人庄重肃穆,但散落的几缕发丝却增添了活泼。殊不知是他收揽了一切,还是一切都和他早已融为一体。

“嗯,在路上。”耳边轻微的铃声震动,把英智的思绪揽回。

“Amazing~天祥院家的当家居然真的因为我的一句戏语翘了整个公司的会议,不愧是皇帝大人。”耳机中轻浮的话语如同银铃流进英智的耳朵里。

“哦?难不成现在已经成了梦之咲招牌的顶级剧作家不欢迎我这个退位的皇帝了?”英智一手扶着耳机轻笑出来。脑海中想的如同当年,我一定要把他拿到手。

“不,当然不是,我亲爱的英智。我在天台上等着你。”

最后只剩下两个同时翘起的嘴角。重逢如此漫长......

【会长中心向】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④

#es剧情潜水党#

#涉英终于上线!!英纺即将上线!!#

#OOC和私设是必须的#

这篇里吐槽角色敬人强势下线了,也许是敬人带着转校生杏跑了...... 然后涉一出来就感觉进入了剧本哈哈哈

好的,不说废话,以下正文 (ノ◕ヮ◕)ノ*:・゚✧

英智已经失忆了整整一天。虽然皇帝想要控制时间,但是即便是神也做不到这种事情。就像你可以成为历史横流中逆流而上的人,却永远也无法仅仅凭此改变历史的流向一样。但是,换一种角度想,假如这是一个已经改变历史流向的人说出的话呢?

“Amazing!⭐失忆的皇帝!~我现在应该说这是个什么情况呢?或者换句话说,我现在应该换成什么心情比较好呢?”声音是从天上飘下来的,准确说,如果你忽略挂在天花板上的威亚和随着威亚荡来荡去的蓝毛迷生物。

“啊啊啊!长毛下来!晃得我眼睛都晕了!”姬宫桃李,fine里的小天使,在三分钟前接到了他最喜欢的会长大人的集合信息。不过他应该想不到,这条信息是日日树涉伪造发出的。

“所以,涉你果然自己早就推测出来我失忆的事情了?” 现在fine的训练室里其乐融融,充满着名为“啊,奴隶你挡着我干嘛啊,我要让蓝毛下来啊!副会长不也经常这么做吗”和“少爷冷静,不要那么急躁。您还没有莲巳大人那种水准”的伴奏旋律。

“哈哈哈作为皇帝身边的小丑,喜怒哀乐不应该是第一手要掌握的东西吗?”随着涉摇晃频率的变小,一字一句的台词就像约定俗成一般轻快的弹了出来,“今天我可是换了不同的洗发水。”

“会长!!从刚才开始蓝毛都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听不懂?”桃李从弓弦的束缚中逃脱出来,三步化作两步,伸手一把抱住了英智的手臂摇晃着,“还有还有,失忆什么的不是很严重吗!果然快点去找最好的医生啊!”

“大概是,我没有说涉换了洗发水的事情让涉起疑了吧。可惜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这样的一天反而轻松了不少。”英智就那么看着摇晃自己手臂的桃李。 粉色的头发透露出的是年轻的朝气,虽然羽翼未丰但是双眼里即使是在撒娇也有一种让人人心魄动的感觉。 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公子呢,说不好比桃李还要淘气,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的桃李就和一只未发掘的雏鸟一样啊。也许某一天经过了被别人推向悬崖的考验,一瞬间就能展翅高飞化为使人胆颤的老鹰。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那么,我亲爱的皇帝陛下,要不要欣赏一出舞台剧呢?” 最后是涉的发言,也是舞台序幕的拉开。

“棋盘,黑和白的棋盘。在一片一样高的棋子中凸显的是两个不同棋子。国王和皇后。 国王是统帅者,但是它并不强大,甚至仅有的自保的能力还不一定可以让自己安全。

但是,他却拥有一个爱他愿为他付出一切的皇后。皇后很强大,但是却时刻为国王服务着,从没有想过叛逃。

这个国家拥有骑兵,教皇,他们都是国王用他一生的财宝换来的。

国王还拥有炮台,开局时候他可以和炮台移位。

忘了说,士兵。他们被国王所吸引,费心费力为国家奉献只为了见国王一面,但是国王并没有在乎士兵。于是有的士兵和对方士兵僵持着,而有的勇猛杀敌,在最后一刻变成了第二个王后,终于得到了和王见面的机会。在战争的最后一刻,国王差一点滑出了棋盘,但是敌方炮台在最后一刻拉住了国王。

战争在硝烟中终于结束了,鸟鸣声代替了炮火的声音。远方的孩童拉着他的守护者向国王走去,都懂的,孩童已经彻底被国王吸引了。

您,是王吗?莲巳,是王后吗?我,是炮台吗?而青叶,您记起来他是谁了吗?我的皇帝大人啊.......”

时间匆匆流逝,fine的练习室里安静的诡异。英智坐在椅子上,看着涉手里拿着的棋子,桃李和弓弦安静的坐在旁边。

涉的眼睛是晶莹的,疑问,充满了疑问的剧本,最终印在涉的嘴角上。练习室的镜子反着光,而英智却看着那枚棋子不知作何感想。(tbc)

( ´∀`)这个系列已经写到四了也是不容易,明明只是一个突发奇想。虽然开学了,但是也是想把它坚持下去,当然小伙伴可以告诉我你们的想法。日常艾特战友 @东山凛

【会长中心向/红茶部】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③

#剧情潜水党#

#OOC,私设,转校生出没#

#红茶部,凛绪出没#

#画风突变向#
这次后面把握的不太好,正文开始 (ノ◕ヮ◕)ノ*:・゚✧

现在是个什么景象呢?杏走在最前面,有一段距离跟着的是学院里活着的规矩莲巳敬人和学生会的皇帝天祥院英智。

敬人开始对于英智要去红茶部的突兀决定是很吃惊的,毕竟以英智现在空壳的状态,别说遇到了忠实的粉丝会被看出端倪,就连桃李估计都是应付不过去的,如果这半路再杀出个日日树涉,估计第二天天祥院公子失忆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校园。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去红茶部这个决定明显是个自杀行为。

“英智...?想起来了?”敬人悄悄地向青梅竹马的耳畔侧过去,时不时还注意着转校生的动向。不过区别于紧张的敬人,反观会长的步伐倒是显得轻松,也许是平常少在学校走动的缘故,“嗯...想起来了哦,很多事情呢...像是...”,英智朝敬人近了一瞬,小声呢喃,“像是敬人小时候憧憬当漫画家找我当模特还写了剧本什么的~”

这句话的信息量的确超出了冷静的敬人的极限,“不要净想一些没用的事情!我说你啊,以后继承家业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莲巳敬人似哭不笑地看着让他苦笑不得的青梅竹马,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英智却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笑容。

“内个副会长,我听到剧本什么的?忘了什么东西吗?”在前面的制作人杏突然停了下来,和谐的气氛就此终止,现在双方都是无声的对峙。 “不是剧本,是姜饼哈哈,我刚刚和敬人说去红茶部最好带着姜饼呢。对了,杏,能不能回一下学生会室把刚刚没拿的姜饼带过来呢,就在进门旁边的抽屉里。”英智摸了摸头发,然后笃定地看着对面的杏。

“好的!当然可以,没问题!”就像皇帝能掌握一切一样,杏很顺利的接受了这个请求。当然杏也很忐忑,今天总感觉会长和副会长之间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话说回来本身就是两个奇怪的人啊。

不过既然有个这个救命稻草就一定要抓住,作为一流的制作人当然可以抓住机会! 于是校园里便出现了一流制作人跑向学生会室这个景象,不过聪明的人可能注意到了,杏边跑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拨号。 “内个...北斗君?现在能把电话给真绪吗,有很着急的事情!”

接电话的衣更是一头雾水,刚刚到学生会室却没有人,从不擅自离开岗位的副会长也不见了,这时转校生杏的电话更是让他的头大了一圈。

“凛月吗?现在的确在红茶部啊。让我去告诉他情人节巧克力的企划?诶?”衣更真绪面对电话里气喘吁吁的杏是很奇怪的,杏是个处事周全的人,虽然时常被门老师评价为做事慌张,还经常加班加点到佐美贺老师都看不下去,但是平时没有任何招呼的企划是从来没有的,而且这个企划好像和ts也没什么关系啊。但是挨不住杏的软磨硬泡,毕竟自己就是个热心肠啊,衣更想着答应了了杏的请求。

到达红茶部的时间刚刚好赶上下午茶,不过对于英智来说最新的挑战估计是自己怎样面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在杏急匆匆奔跑的时候,恰好被门老师看个正着,不过比起解释自己蹩脚的地毯事件,接受门老师的说教仿佛更容易些。而对英智说不巧的是,门老师也正好再找莲巳商量事情,这一下子又变成了英智一个人的战斗主场。

“啊,英智,你来了.......”推开红茶部虚掩着的门,躺在正门沙发上的是一个黑发的男孩,不过看上去像是没有睡醒,猩红的眼睛眯着,只穿着学校的灰色毛衣看上去很慵懒。

这个面貌让英智觉得熟悉,也是红色的眼睛,只不过好像不是这个人。零零散散的片段被看不见的线拉了出来,只不过有的线拉到一半被扯断了。
……“正因为你对其他姐妹校过于关心了,有了事情也只有你一个人才能面对,这个学校的秩序已经混乱不堪了。”
……“就给他们冠以奇人的名义然后公开处刑吧。”
……“合同已经给过你了你难道没有收到吗?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借给你我的律师团哦。”
不停的丝线在脑袋里冲撞着,最后只剩一个声音。
我们都是爱这所学校,只不过方式不同罢了。

“今天来的好早啊,我刚刚泡好了很好的红茶。”另一个声音突然把英智从混乱中解救出来,是一个很漂亮的学弟,英智只是感觉这种亲和力不像是名门子弟的小少爷,毕竟若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话,就像桃李一定不是这样的。

“好甜啊这个茶,创,这个喝了好像睡啊。”
“是吗凛月学长?那我下次少放一点糖好了。”

画外音在红茶部周围环绕着,升腾的雾气把刚刚泡好茶的玻璃器皿包围着,沙发上慵懒的凛月,在桌边忙活的创,当然还有在门口站着的英智。
红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
我...到底做过什么呢?
剩下的是英智的喃喃自语。(tbc)

【会长中心向/处女作】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②

#es剧情潜水党#

#萌新的第二次试水作#

#私设,OOC,☞转校生出没#

那么作者的废话(当然新人求罩)就到这里
以下正文 (ノ◕ヮ◕)ノ*:・゚✧红茶部铺垫,还有一点点英杏

   被敲的门最终不是被推开的,起码从它被打开的力度和因为打开过猛而磕在墙上的响声来看,这绝对是有什么急事而撞进来的。

   “是谁?有什么着急的事吗?学生会室就不能安静点。”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敬人,接着是英智。两人不约而同的松开紧握的手,英智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准确的说,他也基本忘记了以前发生过什么事。而敬人则顺畅的完成了推眼睛和皱眉的动作。如果说刚刚的寒暄只是演戏的话,那么现在就到了即兴台词的时候了。

    “啊,来的还真是着急呢,难不成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吗?”英智从座位上站起,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对面站着的是一位女学生,应该不是偶像科的人,因为刚刚来学生会的这段路上大多是男生。经过了短暂的分析,不得说即使是失忆状态,也就是后来被涉评价成有魄力的空壳状态时候也是极有震撼力的,女生没有答话,反而是很局促的站着。午后的学生会室又因为这一句话恢复平静,只有墙上的挂钟还在按照规律发出指针的声音,不然真的会让人认为有人把时间定格了。

    “啊啊,会...会长,您也在啊?”来者显得很慌张,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时间日理万机的副会长和完全摸不清的会长居然都在学生会室。“不要那么吞吞吐吐的,快回答问题,有什么事情吗.......”,敬人看着缄默的女生,有些不耐烦,“喂,制作人杏你在听吗?”敬人点明了来者的身份,这倒是帮助了英智的回忆。

    那时候应该是大病初愈吧,英智看着自己脑袋里突然出现的换病号服的画面,不过还是感觉到一丝不适和一点疑问,我病了多久?这是因为什么原因住院的?

    不过不等英智思考,接着的画面也涌了上来,这是热闹的舞台吗?应该说就是几分钟前路过的那个礼堂,很多的观众,荧光棒也是充满了一种受欢迎的气氛。台上有四个活力四射的少年,我是很喜欢这所学校的,然后我听说了有人引起了一场骚动?.......是有个人叫冰鹰北斗吗?还有这个红头发的.......衣更什么..?怎么有一种会在学生会的感觉呢?

   最后是一个月下的见面,“我真期待你能为这个学校带来怎样的波澜呢。”而对面的人明显就是现在慌张闯进学生会的那个所谓制作人杏。

    英智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一切能联系的事情都联系了一遍。最终回到了那个称为制作人杏的人面前,“所以,是不是有什么突发奇想的灵感把你吸引到我这来了?”英智还是发笑,从杏的身边走开,同时环顾了一下学生会室,眼睛瞩目在茶杯橱柜里的一张照片上。

   杏是很无措的,她明明只是在听到门老师的那条名为作为以后的一流制作人居然都能把训练材料交错的手机消息后慌张的想去找门老师承认错误,谁知道路过学生会室门口的时候却因为地上的地毯而崴脚,摔在了学生会门口,想支着门站起来却不小心拍了几下门反而把门打开了,而差点栽进学生会室。说实话,这样的理由蹩脚到谁都说不出来吧。

   “其实,是红茶部!嗯,对!朔间同学说有一个好点子想和会长分享!”杏握了握双手,表现得十分真切。这已经是杏能反馈的最快的答案了。

“等等,你说红茶部?”莲巳敬人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关键的词汇,英智是红茶部部长,如果去红茶部也许对回忆有帮助。经过了短暂的思考,即使他也不怎么相信那个整天酣睡的朔间凛月会清醒的提出什么建议,却破天荒的同意了去红茶部的这个主意。

   “好啊,我也好长时间没看见凛月了呢。现在就动身吧!”一直在橱柜前的英智突然回头,窗外的阳光照到他的头发上穿过一丝丝的金色。身边的空气氤氲着,一个转身便带动了不少的光辉。

当然,被这句话震惊的有两个人。
一个是敬人,英智难道想起来红茶部的事情了?
另一个是杏,天啊,我一会儿该怎么向会长和副会长解释这件事啊?!(tbc)

好!这里是作者的废话,从凌晨突然开始有脑洞然后就那么写了下去,其实谁出来一直都没有想好所以就让杏大大上了 (つд⊂),当然最后还是希望有小伙伴和我交流建议意见,哈哈哈,我爱会长! @东山凛

【会长中心向/处女作】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①

#es剧情潜水党#

#萌新的小小试水作#

#老梗(有私设),不同视角,英中心不变#

#OOC心好痛我也不想这样#

作者废话就是以上(ps新人求罩)
那么正文(ノ◕ヮ◕)ノ*:・゚✧先上敬英

     如果问莲巳敬人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从繁忙的学生会工作中抽出身,哪怕只是分散一点精力来处理的话,答案估计有两个。一个是转校生杏又在别人的唆使下做出了什么在敬人眼里不符合规矩的事情,另一个一定就是他那个三句话不离口的青梅竹马也做出了什么不符合规矩的事。什么?你问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区别很明显,前者敬人有足够把握可以掌控,然而后者却总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你明明才在上次的表演里收到了不少好评,又那么积极来学生会干什么,不是说好反馈的工作我会帮你处理的吗?”敬人听到午休时安静的学生会室开门的声音,向外一瞥,映入眼帘的是他那个熟悉的青梅竹马。

      “嗯...敬....敬人...总是那么为我着想呢,我有时候也想快恢复自己的体力啊。”天祥院英智轻轻碰上门,没有往日多余的寒暄,径自走向学生会里自己的茶杯橱柜。

      “…等等英智,你的头,你站住,你头上哪来的伤口!”敬人突然停下笔,虽然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刚刚一晃而过的金色头发里的确有一丝暗红色。伤口不是很明显,显然是被处理过得。那一瞬间千万个担忧从敬人脑里滑过,英智被别人攻击了?不对啊,学校里很安全,校外他也算是名门,没人会和天祥院作对啊。莫不是英智的恶作剧?可是这迟疑时间也太长了,一般这个时候的恶作剧都是英智瞬间笑出来,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一句,啊啊,敬人就是太辛苦了,如果可以真的要让涉给你讲几个笑话了。最可怕的是难道是旧病复发了?这是敬人想到的最糟糕的解释了,可是没有哪次发病是这种伤口样子啊。越想越担心,最终,一连串是发问终于让对面的青梅竹马对他坦白了一切。

   “所以,那天结束后突然无力眼花磕在了家里的装饰茶几上?”敬人听英智讲明了伤口的来源,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现在还能记起来什么?只记得我的名字了吗?真是的,还真有做演员的天赋,从校门到这里的寒暄也不知你是怎么应付过来的。可惜还是被我识破了。”敬人自嘲的回应着,心里却颤抖的不得了。

   “敬人,我是有印象的。其他人还有涉,桃李,弓弦我都是能回忆起来的。说起来这次病症很奇怪,以前都没有的,家里的医生也没有准确的答复,只是说了到有回忆的地方可能会刺激记忆,可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当事人英智坐在敬人旁边的空位子上仿佛一个健康的小伙子,平静的陈述在旁人看来快要哭天抢地的大事。

   这个若无其事的态度让敬人的心抖的更厉害了 。“所以,要带你去一些有特殊意义的地方了?”敬人彻底把圆珠笔按回,推了推眼镜。冷静了几秒后,握住了英智的手,“虽然我的命令从来就不管用,但是我这次很认真的要求你好起来。”

   青梅竹马的手很温暖,这个感觉英智是体会过得。其实学生会室人那么多,英智也只是有个敬人是副会长的印象,具体什么样子根本记不清楚。可是就在整个从校门到学生会的这段路的寒暄中,只有学生会室里的这个人他最能确定是敬人。为什么呢?英智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别人说的三句话不离会长你们都是有心灵感应的吧。
  
   “我平时一定是个任性的皇帝一般的人啊,居然让敬人作为青梅竹马那么担心。”英智看着自己被握住的双手,突然笑起来,“那我无知的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莲巳敬人!”
  
  “即使失忆了还是那么自大,不过,交给我吧,英智。”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中穿投过来照到两人牵着的手上,这时,敲门的声音却突然使两人思绪紧绷。(tbc)




一个萌新的处女作就是这样啦,Ծ‸Ծ有建议大家不要吝惜都告诉我吧!嗯!我爱会长哦!
最后艾特小伙伴@东山凛 (只有一个的萌新好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