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贵妃

抱着明明是个理科生干嘛突发奇想写文啊 _(:з」∠)_大晚上都觉得自己有毒啊 _(:з」∠)_算了毒就毒吧......的心情
在看的有【es】【dl】【aph】歌王,另外还是个mamo迷妹的乙女向的我,求伙伴诶~♛

【会长中心向/处女作】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①

#es剧情潜水党#

#萌新的小小试水作#

#老梗(有私设),不同视角,英中心不变#

#OOC心好痛我也不想这样#

作者废话就是以上(ps新人求罩)
那么正文(ノ◕ヮ◕)ノ*:・゚✧先上敬英

     如果问莲巳敬人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从繁忙的学生会工作中抽出身,哪怕只是分散一点精力来处理的话,答案估计有两个。一个是转校生杏又在别人的唆使下做出了什么在敬人眼里不符合规矩的事情,另一个一定就是他那个三句话不离口的青梅竹马也做出了什么不符合规矩的事。什么?你问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区别很明显,前者敬人有足够把握可以掌控,然而后者却总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你明明才在上次的表演里收到了不少好评,又那么积极来学生会干什么,不是说好反馈的工作我会帮你处理的吗?”敬人听到午休时安静的学生会室开门的声音,向外一瞥,映入眼帘的是他那个熟悉的青梅竹马。

      “嗯...敬....敬人...总是那么为我着想呢,我有时候也想快恢复自己的体力啊。”天祥院英智轻轻碰上门,没有往日多余的寒暄,径自走向学生会里自己的茶杯橱柜。

      “…等等英智,你的头,你站住,你头上哪来的伤口!”敬人突然停下笔,虽然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刚刚一晃而过的金色头发里的确有一丝暗红色。伤口不是很明显,显然是被处理过得。那一瞬间千万个担忧从敬人脑里滑过,英智被别人攻击了?不对啊,学校里很安全,校外他也算是名门,没人会和天祥院作对啊。莫不是英智的恶作剧?可是这迟疑时间也太长了,一般这个时候的恶作剧都是英智瞬间笑出来,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一句,啊啊,敬人就是太辛苦了,如果可以真的要让涉给你讲几个笑话了。最可怕的是难道是旧病复发了?这是敬人想到的最糟糕的解释了,可是没有哪次发病是这种伤口样子啊。越想越担心,最终,一连串是发问终于让对面的青梅竹马对他坦白了一切。

   “所以,那天结束后突然无力眼花磕在了家里的装饰茶几上?”敬人听英智讲明了伤口的来源,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现在还能记起来什么?只记得我的名字了吗?真是的,还真有做演员的天赋,从校门到这里的寒暄也不知你是怎么应付过来的。可惜还是被我识破了。”敬人自嘲的回应着,心里却颤抖的不得了。

   “敬人,我是有印象的。其他人还有涉,桃李,弓弦我都是能回忆起来的。说起来这次病症很奇怪,以前都没有的,家里的医生也没有准确的答复,只是说了到有回忆的地方可能会刺激记忆,可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当事人英智坐在敬人旁边的空位子上仿佛一个健康的小伙子,平静的陈述在旁人看来快要哭天抢地的大事。

   这个若无其事的态度让敬人的心抖的更厉害了 。“所以,要带你去一些有特殊意义的地方了?”敬人彻底把圆珠笔按回,推了推眼镜。冷静了几秒后,握住了英智的手,“虽然我的命令从来就不管用,但是我这次很认真的要求你好起来。”

   青梅竹马的手很温暖,这个感觉英智是体会过得。其实学生会室人那么多,英智也只是有个敬人是副会长的印象,具体什么样子根本记不清楚。可是就在整个从校门到学生会的这段路的寒暄中,只有学生会室里的这个人他最能确定是敬人。为什么呢?英智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别人说的三句话不离会长你们都是有心灵感应的吧。
  
   “我平时一定是个任性的皇帝一般的人啊,居然让敬人作为青梅竹马那么担心。”英智看着自己被握住的双手,突然笑起来,“那我无知的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莲巳敬人!”
  
  “即使失忆了还是那么自大,不过,交给我吧,英智。”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中穿投过来照到两人牵着的手上,这时,敲门的声音却突然使两人思绪紧绷。(tbc)




一个萌新的处女作就是这样啦,Ծ‸Ծ有建议大家不要吝惜都告诉我吧!嗯!我爱会长哦!
最后艾特小伙伴@东山凛 (只有一个的萌新好孤单...)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