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贵妃

抱着明明是个理科生干嘛突发奇想写文啊 _(:з」∠)_大晚上都觉得自己有毒啊 _(:з」∠)_算了毒就毒吧......的心情
在看的有【es】【dl】【aph】歌王,另外还是个mamo迷妹的乙女向的我,求伙伴诶~♛

【会长中心向/红茶部】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③

#剧情潜水党#

#OOC,私设,转校生出没#

#红茶部,凛绪出没#

#画风突变向#
这次后面把握的不太好,正文开始 (ノ◕ヮ◕)ノ*:・゚✧

现在是个什么景象呢?杏走在最前面,有一段距离跟着的是学院里活着的规矩莲巳敬人和学生会的皇帝天祥院英智。

敬人开始对于英智要去红茶部的突兀决定是很吃惊的,毕竟以英智现在空壳的状态,别说遇到了忠实的粉丝会被看出端倪,就连桃李估计都是应付不过去的,如果这半路再杀出个日日树涉,估计第二天天祥院公子失忆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校园。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去红茶部这个决定明显是个自杀行为。

“英智...?想起来了?”敬人悄悄地向青梅竹马的耳畔侧过去,时不时还注意着转校生的动向。不过区别于紧张的敬人,反观会长的步伐倒是显得轻松,也许是平常少在学校走动的缘故,“嗯...想起来了哦,很多事情呢...像是...”,英智朝敬人近了一瞬,小声呢喃,“像是敬人小时候憧憬当漫画家找我当模特还写了剧本什么的~”

这句话的信息量的确超出了冷静的敬人的极限,“不要净想一些没用的事情!我说你啊,以后继承家业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莲巳敬人似哭不笑地看着让他苦笑不得的青梅竹马,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英智却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笑容。

“内个副会长,我听到剧本什么的?忘了什么东西吗?”在前面的制作人杏突然停了下来,和谐的气氛就此终止,现在双方都是无声的对峙。 “不是剧本,是姜饼哈哈,我刚刚和敬人说去红茶部最好带着姜饼呢。对了,杏,能不能回一下学生会室把刚刚没拿的姜饼带过来呢,就在进门旁边的抽屉里。”英智摸了摸头发,然后笃定地看着对面的杏。

“好的!当然可以,没问题!”就像皇帝能掌握一切一样,杏很顺利的接受了这个请求。当然杏也很忐忑,今天总感觉会长和副会长之间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话说回来本身就是两个奇怪的人啊。

不过既然有个这个救命稻草就一定要抓住,作为一流的制作人当然可以抓住机会! 于是校园里便出现了一流制作人跑向学生会室这个景象,不过聪明的人可能注意到了,杏边跑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拨号。 “内个...北斗君?现在能把电话给真绪吗,有很着急的事情!”

接电话的衣更是一头雾水,刚刚到学生会室却没有人,从不擅自离开岗位的副会长也不见了,这时转校生杏的电话更是让他的头大了一圈。

“凛月吗?现在的确在红茶部啊。让我去告诉他情人节巧克力的企划?诶?”衣更真绪面对电话里气喘吁吁的杏是很奇怪的,杏是个处事周全的人,虽然时常被门老师评价为做事慌张,还经常加班加点到佐美贺老师都看不下去,但是平时没有任何招呼的企划是从来没有的,而且这个企划好像和ts也没什么关系啊。但是挨不住杏的软磨硬泡,毕竟自己就是个热心肠啊,衣更想着答应了了杏的请求。

到达红茶部的时间刚刚好赶上下午茶,不过对于英智来说最新的挑战估计是自己怎样面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在杏急匆匆奔跑的时候,恰好被门老师看个正着,不过比起解释自己蹩脚的地毯事件,接受门老师的说教仿佛更容易些。而对英智说不巧的是,门老师也正好再找莲巳商量事情,这一下子又变成了英智一个人的战斗主场。

“啊,英智,你来了.......”推开红茶部虚掩着的门,躺在正门沙发上的是一个黑发的男孩,不过看上去像是没有睡醒,猩红的眼睛眯着,只穿着学校的灰色毛衣看上去很慵懒。

这个面貌让英智觉得熟悉,也是红色的眼睛,只不过好像不是这个人。零零散散的片段被看不见的线拉了出来,只不过有的线拉到一半被扯断了。
……“正因为你对其他姐妹校过于关心了,有了事情也只有你一个人才能面对,这个学校的秩序已经混乱不堪了。”
……“就给他们冠以奇人的名义然后公开处刑吧。”
……“合同已经给过你了你难道没有收到吗?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借给你我的律师团哦。”
不停的丝线在脑袋里冲撞着,最后只剩一个声音。
我们都是爱这所学校,只不过方式不同罢了。

“今天来的好早啊,我刚刚泡好了很好的红茶。”另一个声音突然把英智从混乱中解救出来,是一个很漂亮的学弟,英智只是感觉这种亲和力不像是名门子弟的小少爷,毕竟若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话,就像桃李一定不是这样的。

“好甜啊这个茶,创,这个喝了好像睡啊。”
“是吗凛月学长?那我下次少放一点糖好了。”

画外音在红茶部周围环绕着,升腾的雾气把刚刚泡好茶的玻璃器皿包围着,沙发上慵懒的凛月,在桌边忙活的创,当然还有在门口站着的英智。
红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
我...到底做过什么呢?
剩下的是英智的喃喃自语。(tbc)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