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贵妃

抱着明明是个理科生干嘛突发奇想写文啊 _(:з」∠)_大晚上都觉得自己有毒啊 _(:з」∠)_算了毒就毒吧......的心情
在看的有【es】【dl】【aph】歌王,另外还是个mamo迷妹的乙女向的我,求伙伴诶~♛

【会长中心向/es剧情】如果失忆,让我来当你的回忆录⑤

#回归的!!!剧情潜水党~英智自白!#

#OOC也是病,需要特效药#

#挑战心里描写,英智自白!自白!自白!接④#

正文在此!(´ε` )♡

涉手里的棋子随着向下的手被放到桌子上,袖子带出漂浮的空气淌到一边,和四周交接出一条无形的线。

其实,学校的人,大概和这空气相同吧。英智如是想着,向上伸出手。每个人受到追捧,无一不想向上奔腾。然而顶端的人多了,下面的人也不会再去争夺上面哪个一票难求的位置。

久而久之,即使有能力的人也不敢向最高点冲刺,只是停留在中等的位置,一个人抱着音乐和使所有人都开心的虚伪慈善在这个学校生活着。像是什么呢?傀儡,自己把自己定位成了傀儡。整所学校如此平静,虚伪的平静。于是,必须存在一些闪光点的破灭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真正的价值。这一盘游戏里,谁是恶人?谁是好人?这是个问题。

不过,即使这样。英智大力把手握紧,又松开。什么都没有,果然,除了自己紧握而变红的手外,什么都没有。也像这件事的结局一样,学校恢复平静,自己伤痕累累。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

“学校也是过于平静了,虽然也有不少我的成分,但是,你这颗石子会给梦之咲带来哪样的波澜呢?”

对转校生说过这样的话的我,在想什么呢?不过我觉得我已经理解的八九不离十了。英智看看涉,这个奇怪的人。作为涉的粉丝,这个评价果然不算贬低。涉整个人都是神秘体。假如说英智自己的脑回路是个迷的话,那么涉的想法便不算是物质。因为来源太多了,如果用物质做载体,真的会爆炸的。

上一局游戏中的“弃暗从明”,这一局游戏中又甘愿做我的左手。开始一场注定被定义成失败的游戏前,还主动找敌人对剧本。该说什么呢?因为知道自己的能力足够,也希望改变这一切,才默许转戈的吗?或者,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不过,想的太多也没有意义。毕竟,我现在的位置也是限制者。学院不知从何时又开始安静了下来,直到转校生杏出现了。trickstar吧......这个名字?做了这个组合的制作人,让我看到了当年如同我一般的闪光点。

不同于当时的最高者闪光点,这些光是柔和的,是更有感染力的光。如果换个比较,火可能比光点更适合形容吧。star吗,就是星火啊。四个看上去乳臭未干漏洞百出的孩子,也许就是下一次让我让位的人吧。

“完美的演出,涉。”英智换成另一只手拍了拍涉的肩膀。桃李在旁边疑惑地看着英智,不过并没有发声。

“这都是一个史官该做的事情♪”,日日树涉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蓝色的眼睛透过靛蓝的头发,“不过,我还是当皇帝大人旁边的小丑好了。毕竟,假面管理很麻烦啊.......amazing~♪”

“果然,即使这次要被定下城下之盟的是我,也会有一波人要绽放出来了。”英智笑着回应刚刚涉的自嘲,又看向坐在旁边,一直隐忍自己的桃李。不过,作为雏鹰,一定先要让你学会飞翔才是,英智心里暗做决定。如果时间紧张,也许被推下悬崖也是可能的啊。

空壳的英智就在fine练习室里呆了一个上午,不过,谁敢保证,现在这个空壳状态其实更让人觉得有价值呢?(tbc)

from作者的瞎白话,实在是感觉es现在就是一暗一明的啊,果然没人是纯白活着纯黑,(つд⊂)。 @东山凛 日常艾特战友,以及希望小伙伴们给我留言哈哈哈,有时候时间线也会出问题,所以也需要核查 ლ(╹◡╹ლ)

评论

热度(15)